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符开星的畜牧情缘

2018-10-31 14:03:09

符开星的畜牧情缘

一 在中国,认为养猪是一门科学的,往往都是业内的学者、专家,企业的老总就凤毛麟角了,但符开星就是一位把养猪作为一门科学的企业老总。不仅如此,他还提出了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新观点:快乐养猪、以猪为本、养猪如恋爱、精细养猪养女论…… 符开星究意是个怎样的人?就让我们走近他,去探寻他的发展足迹。 1987年8月,符开星从中国农大的前身———北京农业大学畜牧系毕业了。毕业后,他进入了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当时正值北京市大力发展规模化养猪场,符开星学的又是畜牧专业,犹如鱼游大海,龙翔九天,符开星找到了发挥专长的地方,积极投身于这一热潮中,一干就是5个年头。下基层,跑猪场,是个脏活、累活,经常是一去一个星期,熏得是满身臭味,别人惟恐避之不及,而他却往往主动请缨,吃在猪场,住在猪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几年下来,他做了大量的试验,取得了丰富的实验数据。他整理编写了猪人工授精操作规程、实用仔猪培育技术等约5万字的技术资料,由他主持的“猪乐菌”试验研究项目,获原商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他还连续4年获得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先进工作者称号,两次被评为北京市畜牧局青年。 如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今天的符开星也许是一条别样的人生轨迹。但几年的摸爬滚打,基层实践,使他看到了我国养猪业与世界的差距,也找到了自己事业今后的发展目标。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在他的面前开启了一扇全新的发展之窗。1992年,符开星接触了来自台湾的养猪专家陈敦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动物营养专家吴荣辉教授,他们超前的养猪理念和先进的饲养技术深深地吸引着符开星,使他大开眼界,由此萌生了自己下海创业的念头。说干就干,他以1万元资金和两间租来的平房创办了北京市新世纪农业高科技研究所。凭借自己多年的养猪实践经验,借鉴消化、吸收欧美、亚洲等先进国家动物营养领域的科研成果,取长补短,为我所用,大胆提出了“场内预混料策划”及“一对一技术服务”方案,即依据每个养猪场现场的实际状况,包括猪群生长状况、管理水平、内外环境、疾病预防等,设计策划出适合不同养猪场的饲料。同时,在饲养品种、内部管理、生物安全、环境控制、疾病预防等方面为养猪场提供全方位的培训与指导,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使养猪场的经营管理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公司的经营方向确定了,但如何让市场接受呢?河北明慧养猪集团成为公司的个合作企业。为了尽快打开市场,他和其他专家一起研究设计方案,根据明慧的实际情况,专门配制更适合该场实际的专用预混料,以更好地满足猪群的营养需要,充分发挥猪群的生产性能和遗传潜力。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苦劳动,试验终于获得了圆满的成功。通过“场内预混料策划”、“一对一”的养猪场直销方式,短短几年,北京市新世纪农业高科技研究所就与300多家养猪场建立了长期紧密的技术合作关系,并救活了30多家濒临破产的规模养猪场。 二 有一件事至今仍然深深地印在符开星的脑海中。 那是1987年的初夏,符开星和他的同学正在湖南大庸山区进行大学毕业实习。一天,由向导带路,他们5个实习生进山做“草山草坡载畜量”的调查。行至中午,天上下起了细雨,他们正在路边的一棵树下避雨,突然,从远处雨雾笼罩的林间小道上走来一位挎着篮子的老妈妈。几个人忙招呼老妈妈到树下避雨。看着老妈妈那挂着雨珠、慈祥又饱经沧桑的脸,一股亲切之情从符开星的心底油然而生。几个人通过向导同老妈妈聊了起来。 “老妈妈,您这是做什么去呀?”一个同学问道。 “到镇里去卖鸡蛋,给在镇里上中学的儿子送点钱,再买点盐。”老妈妈边说边看了看怀里抱着的一只老母鸡。 “您买鸡蛋怎么还抱着老母鸡呀?”一个同学好奇地问。 “我就养了这一只母鸡,有5年了,非常好。每天中午都下一个蛋,又大又好吃,待一会儿又能下一个,就一起卖了。”老妈妈说着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你们是从那儿来的呀?可不像是我们乡下人。”老妈妈接下来问他们。 “他们可是北京来的大学生?”向导带着羡慕的口吻说。 “北京!我听我儿子说过,也说过大学生,今天可是头一次见,我儿子说他将来也想当大学生,可是考上了要花……”老妈妈说着眼里有些涩涩的。 几个同学沉默了。不知由谁发起凑了50元钱,恭敬地交给了老妈妈。 “我可是次拿这么多钱,不论怎么难,我一定让儿子当大学生。”老妈妈拿着钱颤抖地说。 老妈妈深挚的母爱深深感染了同样是出生于农家的符开星。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用学到的知识服务于农民,服务于农业,服务于社会。 这件事过去10多年了,但至今仍时时鞭策着他,激励着他。符开星和他的同事在借鉴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先后研制出了乳猪料的开发、育肥猪瘦肉率的提高技术、存有疾病及亚疾病的养猪场的饲料策划不同模式、畜牧场畜体内环境净化技术等10多项成果。 经过几年的发展,2001年9月,符开星在北京新世纪农业高科技研究所的基础上,成立了北京新世纪劲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为集饲料研发、产品营销和技术服务以及家畜良种繁育为一体的畜牧高科技企业。 新公司成立之初,符开星就确立了“以德为本、诚信负责”的经营理念。公司根据国内养猪环境的实际需要,研发生产的“劲能”牌猪用复合预混料、浓缩料、全价料、添加剂及相关畜牧产品等100多个品种得到业内养殖户和专业人士的高度认可,可满足不同品种、不同生产阶段猪只及不同层次饲料加工厂及养殖场的需要。 近两年来,公司研发人员与马来西亚着名动物营养专家吴荣辉教授及荷兰动物营养专家TENG(汤恩)博士联合攻关,在国内首次提出了“大保育策略”,并据此开发了“健康安全棒”系列高科技产品,具体包括离乳健———保育康———妊娠安———哺乳全———种猪棒5大类10个品种,覆盖了猪只生长的不同阶段以及专为种公猪、后备母猪和催情母猪设计的种猪棒,其中离乳健和保育康分别提出了要确保“4212”和“6526”的目标,即42日龄仔猪体重达到12公斤和65日龄仔猪体重达到26公斤,都远远高于国内现有水平。 三 从为养殖场做饲料策划到自己生产饲料,每前进一步,符开星就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一步。但这些都不是他的目标,这些只是过程,为他实现目标积累经验,积聚资本。他的终目标是要办自己的种猪场,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发展中国养猪业,促进中国养猪业的进步与提高。 谈到投资养猪业的初衷,符开星热情中不失冷静。他认为,虽然我国是一个养猪大国,但养猪的总体生产水平却不高。目前全国生猪良种普及率不到30%,生猪改良面窄,大部分养猪户饲养的品种较差,导致生产力水平低下。以猪的饲料报酬率为例,我国为3.9~4.2,而英国生猪料重比为2.85,丹麦为3.2,法国为3.29,荷兰为3.01,日本为3.26,美国为3.37;母猪的繁殖性能低下,我国每头母猪每年平均分娩胎数为1.7胎,而美国为2.28胎,巴西为2.5胎,日本为2.43胎;每头母猪年提供断奶仔猪我国仅17头,而美国为20头,巴西为25.96头,日本为24.92头;仔猪存活率低,我国为84%,美国为95%;生猪出栏率我国为125%,而世界平均水平为160%。尽管我国养猪业水平与世界发达国家差距很大,但符开星认为,差距是事实,无需讳言,同时差距也是追赶的动力和目标。我国是有悠久养猪历史的大国,自古以来,就有猪为六畜之首的说法;作为人口大国,猪肉的市场供应还得依靠我们自己。因此,他认为,养猪业是永不会消失的行业,只要严格按养殖规律办事,在饲料、管理、生物安全、环境、品种等方面精细管理,就能站稳这个行业,也会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 2002年初,在全国着名的种猪生产基地———北京市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后陆马村,一座投资1500万元,占地300亩,设施先进的现代化种猪场———北京六马养猪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建成投产。从此,六马就成了符开星实践自己养猪理想的基地。 符开星告诉,养猪是需要激情的,养猪的过程就是把猪当成人的过程。真正的养猪人既要提高素质,还要保持高度的对社会负责的态度,树立正确的养殖观。养猪场就要以猪为本,只有以猪为本,才能以人为本。以猪为本就是猪怎么舒服,人就怎么给它安排。猪快乐了,养好了,就能不得病,不用药或少用药,人类也就能吃到健康安全的猪肉。善待猪就是善待人类自己。 在六马,玉米采购回来后都要重新筛一遍。筛与不筛,经常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这么做,符开星有自己的理由。他认为,人和猪除了外观不一样外,内脏器官是基本相同的,但猪为什么一天可以长一公斤呢?既然猪面临这么大的生长压力,人类就更应该给它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采购回来的玉米通常杂质较多,含土量较高,100斤玉米多的可以筛出7斤土。这些土猪吃进去再排出来,就会增加整个消化道的负担,还有玉米毛,也会使猪的吸收、消化功能大打折扣。 老总爱猪,六马的员工也不含糊。六马的猪舍,特别是产床和保育床,是不能看见粪尿的。每头猪一天拉几次,那头猪拉了,那头猪没拉,饲养员都要做到心中有数。符开星告诉他的饲养员,把猪舍的卫生、环境搞好了,猪的营养跟上了,猪就不会得病,就不会拉稀,饲养员就不用给猪打针,清理粪便比给猪打针更省心省事。 努力与回报总是成正比的。2004年,六马每窝母猪产仔数为11.48头,断奶日龄21天,65日龄增重26.21公斤,每头母猪提供出栏猪20.38头,出栏一头猪的药费是8.2元。而当时国内猪场普遍的状况是:断奶日龄为28天,65日龄增重18公斤~21公斤,每头母猪提供出栏猪16头~18头,一头猪的药费是25元。孰优孰劣,一看自明。 把理论应用于实践,再从实践中总结升华。几年下来,符开星和他的团队总结出了一整套涉及养猪方方面面的实践经验,包括“十句话”、“三十个论”、“一百个字”、“一千个不像样”、“猪场精细管理”等,并汇编成册,命名为“北京六马精细标准养猪模式”。本文特摘取其中三条,以飨读者。 养猪“洞”论 提高养猪水平,享受快乐养猪的过程,也就是我们探究和解决养猪问题的过程。任何一个猪场,无论是生产规模大小、生产水平高低,不可能一个问题也没有,也就是说多多少少总会存在那么一些“洞”。高水平的猪场存在的问题比较少,也比较小,低水平的猪场则存在的问题比较多,而且比较大。我们提高养殖水平的过程就是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也就是找“洞”补“洞”的过程。在养猪生产中如果猪舍地面上或者屋顶上出现了洞,养猪者都会很轻易地发现并及时修补,一般也会很明确地先补大洞后补小洞,让大洞变小洞,小洞变无洞。但是,今天大部分猪场影响生产的主要不是那些地面上的洞,也不是屋顶的洞,而是那些潜在的洞。对这些洞我们今天存在多少,找到了多少,补了多少呢?要想提高养猪水平,我们就是要善于查漏补缺,善于找洞、补洞,全方位、深层次地分析猪场存在的不足与问题,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去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让洞变少、变小。猪场问题少了,猪长好了,利润多了,养猪人的心情就快乐了。但是,目前一些猪场大洞怕补,小洞不想补,结果这些洞像病毒繁殖一样,越来越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终整个猪场毁灭在这些洞里。 一些猪场生产水平低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不善于去发现切实存在的问题,怕去解决这些问题。有的是自我封闭缺乏交流,自我感觉良好,找不出问题;有的发现问题后,目光短浅,重视眼下利益,对其长远危害带来的经济损失缺乏清醒的认识,怕投资。其结果是问题越来越严重,解决起来更加困难棘手。让我们养猪人携手共进,不断在交流中完善自我,提高生产水平,养猪业永远是个艳阳天! 论养猪的“表面成本”与“真实成本” 养猪界到处在提倡降低成本,一直有人宣传成本管理,怎样降低成本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 养猪界有两句话值得思考:“养猪的成本在种猪及种猪管理上,不在饲料上”,“贵的饲料往往是的”,从字面上看有些片面,但如果仔细推敲,会发现它的合理性。 种猪是养猪生产的核心,而种猪的繁殖又是种猪场生产的基本内容。如何根据种猪繁殖周期及规律确定母猪有效配种头数,确定合理的种猪淘汰率,使种猪生产中母猪配种、妊娠、产仔、断奶(哺乳)、育仔、育成、育肥及上市各环节紧凑而有序,健康发展,限度提高养猪生产效率和猪舍利用率,这是种猪场管理的基本内容。过分地强调饲料成本的高低只会降低猪只生产所需的营养水平,不能满足其快速生长和生产的需求,表面上是降低了生产成本,但实际上不但没有降低成本,反而是提高了生产成本,而且会严重地降低种猪的使用年限,所以这种方法不可取。 谁都知道,养猪成本中饲料成本可占到70%以上,也就是占绝大部分,饲料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但如果从养猪的细节上考虑,以下几个指标会体现出种猪的重要性。一是每头母猪年提供出栏猪的数量,二是全群料肉比。养猪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母猪养不好就不会提供大而壮的仔猪,没有出生活仔猪,没有哺乳期间充足的奶水,仔猪往往连哺乳期都过不了,利润从何而来?据2004年对几个效益好的猪场统计,母猪能提供18头以上出栏猪的猪场,都有以下数据做保证:母猪年产胎次2.1胎以上,胎产活健仔10头以上,也就是说,种猪养好了,效益自会到来。一位场长说得很直率:“我一头母猪一年产25头仔猪,就算死亡率达到25%,也会出栏18头以上。”这样一头出栏猪只分摊母猪饲料58公斤,而如果一头母猪年提供出栏猪14头,则要分摊母猪料75公斤,差距是相当大的,每头出栏猪相差饲料17公斤,折合30多元,一个万头猪场则会相差30万元,这个数字是惊人的。 “贵的饲料往往是的”,这是从两个角度看问题,前面说饲料贵是说饲料的单价,后面说便宜是说单位增重的成本。一分价钱一分货,贵的饲料会产生好的效果。以仔猪为例,一种6000元/吨的4%预混料,配出饲料为2元/公斤,可以达到料肉比1.7∶1,它的单位增重成本是3.4元/公斤;而如用4000元/吨的4%预混料,配合出的饲料单价为1.92元,(1吨4%预混料价格差1000元,全价料相差40元/吨),料肉比为2.0∶1,它的单位增重成本为3.84元/公斤。两者从单价来看是前者贵,但从成本来说则是后者高得多,看了这个数据谁都会选择前者,因为它们更能让猪场赚钱。 养猪不能只看表面现象,更要看其效果。 希望记住这两句话:“养猪的成本在种猪及种猪管理上,不在饲料上”,“贵的饲料往往是的”。 …… 现在,符开星又瞄上了新的发展目标。为了推动中国养猪业的整体进步,符开星成立了“北京六马标准养猪模式”联盟,通过“六马模式”导入、入股、资金和“六马模式”入股、托管等四种方式,与国内猪场开展合作,把“六马”成功的养猪经验推而广之。目前,已有天津宁河原种猪场等10多家企业加盟,到2008年,加盟的集约化猪场将达到50家。

棋牌加盟
山楂苗批发
防爆配电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