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360洋专家不懂中国互联网庭审现场屡遭难

2019-05-15 04:53: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4月18日下午,经过法庭调查和双方陈述环节,3Q的垄断大战进入更为激烈的向专家发问环节。

已经有媒体指出,360邀请的英国学者DAVID STALLBASS上午1出席就遭到身份质疑在360向法院提交的材料中他是英国伦敦公平贸易局局长,但现场自我介绍时他忽然改口,说自己的身份相当于中国公务员体系中的副局长。遭到腾讯质疑后,360紧急向法院递交了公平贸易局人力部门给David开的介绍信,但其中他的职位忽然又变成了公平贸易局下属的专业服务和公共市场这个部门的局长,根本不像360宣称的那样是整个局的局长。而且360的宣传稿更把他的名字David Stallibrass都写错了。

且不论这人到底是局长、副局长还是处长,有友说不明白360为何找个老外专家来作证,殊不知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看他能对中国互联到底有何卓识才是王道。但在下午的提问环节中,David专家的表现很令人失望。

360先是对David提出了三个他们一贯主张的老生常谈的问题,然后就将话语权交给了腾讯,不料腾讯一口气抛出了五个精心组织的问题,问得David难以抵挡。

腾讯指出,在360提供的RBB报告中,有一个关于2010年中国市场份额的各类衡量基准表格,其中除了腾讯,还有阿里旺旺、飞信、微软MSN、Skype和其他等好几种相干即时通讯(IM)产品,那么其他代表什么?

(RBB报告中的相关表格)

一开始David闪烁其词不愿直接回答,在对方的二次追问下,不能不承认其他包括了艾瑞报告中提到的其他IM产品,包括360不承认具有IM性质的微博等。难怪他不愿意回答,这个回答和360的主张完全相悖,无异于大水冲了龙王庙。

紧接着,腾讯又对David炮制的RBB报告数据提出了质疑以有效使用时间计算的IM市场中,RBB认为Skype的市场份额有0.4%,但在中国,用户对人人桌面的使用时间远远高于Skype,为什么在统计中完全没有体现人人桌面?对于这个分析入微的犀利提问,David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说:具体数据在我的电脑中,目前尚没法回答这个细节。但我对我的报告精确性很有信心,可以拿信誉担保。如果法庭允许,我下次可以带电脑来用原始数据还原这个结论。在激烈的交锋中,这类毫无实际意义的说辞真是弱爆了!

紧接着,腾讯又抛出了一个让David颜面扫地的问题RBB报告中用一个表格分析了IM、电子邮件、短信、、微博和社交络等各种腾讯方式的主要属性,并且说电子邮件、微博和社交络不具备实时通讯的属性,微博和社交络也不具备私人通讯的属性,那163这样能聊天的邮箱到底有没有提供IM功能?

不知David专家是否完全不了解中国的互联的产品,竟然回答:我发邮件仅仅是发邮件,发微博仅仅是发微博,它们都不是IM。这真是太滑稽了,新浪微博的私信经常在一来一往中扮演了IM工具,新浪为了抢IM市场还干脆在微博页面上开辟了聊天栏和面板与差不多的聊天客户端,还说微博不具有IM属性真是令人无语。邮箱方面,如果外国人不用163邮箱、邮箱不知道它们整合了页版的IM功能,他总知道谷歌的Gmail是能登录Gtalk实时聊天的吧?如果连这也不知道,这位专家还敢出席互联行业的重大庭审,真是使人敬佩!

连法庭方面都看不过去David对中国互联行业的无知和狭隘理解,接连提出两个问题。先是一名审判员问明明还有很多功能,为什么非要把限制在IM功能上,然后审判长更加犀利地指出,她自己用微博时都会用它的聊天功能,这类现象难道不会影响到IM的市场格局吗?面对两位法官的专业追问,360的David专家只能一再避重就轻地说:确实有这些功能,但不是主体。

这一次的3Q垄断诉讼毫无疑问将对国内互联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庭审自然无比重要,理应是高手交锋。无奈360请来的外国和尚实在念不懂中国互联这本经,一经盘问就将不懂装懂的南郭先生本质暴露了出来。

更夸张的是,在David所做的RBB报告总结部份,他一边承认很大程度上必须依赖于艾瑞的数据,而且受到可使用数据和数据种类及质量的限制。尤其是这些限制致使我无法通过详细的事件分析,回归分析,或计量分析,从而更准确地判断腾讯的限制行为对腾讯和奇虎用户的影响,一边又地说:尽管如此,我对相干市场的界定,市场支配地位,或滥用支配地位的能力和动作所作出的总体结论看似不易受到更多详细数据的强烈影响。请注意,他的结论是看似受到更多详细数据的强烈影响!这不等于亲口承认这份报告是一吹就倒的纸老虎吗?

相比360试图用外国专家夺人眼球、制造舆论的做法,腾讯更加脚踏实地地选择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和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吴韬作为专家证人。

姜奇平在发言中指出,IM市场竞争已不是单纯的软件间的竞争,而是平台的竞争,RBB报告疏忽了这一点。吴涛则表示,RBB报告仅将IM市场限制在软件领域不妥, 页等情势IM很多,传统领域短信等产品也具有IM功能。而且国务院对反垄断法的解释中,替代性的阐述是较为紧密的联系,而不是紧密联系。

两位中国专家不仅深入浅出地论证了在互联领域谈垄断应该从平台而不是IM入手,面对360律师你把微博的IM功能算入IM市场份额,那请问烧饼铺子卖出的计算机可以计算入烧饼市场吗?的无厘头纠缠,也能从容指出:这不是一个概念。传统行业烧饼和计算机是分离的,互联产品的平台性决定了,你登录后可以使用各种功能。

,如果让我们这些门外汉来回答360律师关于烧饼和计算机的业务问题,应该说:如果IM是计算机,微博是烧饼铺子,微博这个大烧饼铺子卖出的计算机当然也算计算机市场!360和他请的外国砖家,真应当先自己掰着指头算算清楚,再来想怎样把他人绕晕吧!

痛经不能吃什么
痛经的时候吃什么食物
痛经很厉害怎么办
分享到: